1. 搜链信息首页
  2. 国际

澳洲森林大火,证明应对气候变化的必要性?

2019年的亚马逊森林火灾就和气候因素没有什么关系。巴西国家太空研究所(INPE)研究人员指出,亚马逊雨林2019年的气候并无异常,只是降雨量略微偏低了。INPE认为政府开发雨林导致了火灾比往年增加了八成,但是NASA的

2019年的亚马逊森林火灾就和气候因素没有什么关系。巴西国家太空研究所(INPE)研究人员指出,亚马逊雨林2019年的气候并无异常,只是降雨量略微偏低了。INPE认为政府开发雨林导致了火灾比往年增加了八成,但是NASA的分析结论是接近过去15年的平均值。可是,NASA的数据很少被引用,倒是NASA清晰的卫星照片经常被环保主义者用来证明火灾严重性。

2019年12月21日,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巴尔戈,山火燃烧升起浓烟。当日,该州面临最高级别“灾难级”林火预警,首府悉尼笼罩在烟雾之下。(新华社/法新/图)

澳洲森林大火备受全球关注,滚滚浓烟甚至已经影响到南美的巴西,漫长的1.2万公里都没能让烟雾消散。

澳大利亚人对林火、野火并不陌生,这块干燥炎热的大陆一向是旱魃与祝融的舞台,看过澳大利亚国宝级名著《荆棘鸟》的读者应该都有印象。此前最著名的是2009年维多利亚州森林火灾,燃烧总面积达41万顷。今年的情况更为严重,过火面积达1000万顷。

如今面对如此规模的灾难,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倍感压力。民众的怨气可以理解,莫里森在火势熊熊的2019年12月赴夏威夷度假,说明他作为政治家的情商大有问题。至于火灾中政府应对不力、缺乏协调的现象,更应该反思和批评。但是,把这场灾难作为环保政治推进减排的宣传题材,必须商榷。

干旱高温的气候在这场火灾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但是以此指责莫里森政府的减排不力有借题发挥之嫌。

澳大利亚在气候政策上确实极为谨慎。2011年12月,加拿大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签署但后又退出的国家。后来,澳大利亚虽然签署了《巴黎协定》,但是随着美国宣布退出该协定,澳大利亚的立场也变得模糊。

但是,这和此次大火有因果关系吗?评估显示,《京都议定书》如果能被彻底完全地执行,到2050年之前仅可以把气温的升幅减少0.02℃—0.28℃。如此微弱的效果能对2019年的澳洲气候有什么影响?实际上对《京都议定书》的很多质疑就是针对其代价昂贵、效果有限。而且,昂贵但低效的缺陷始终是减排方案的软肋。力主减排的IPCC承认,即便现在开始全球停止人为碳排放,现有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也将维持几百年之久。这也意味着,无论澳大利亚政府如何对待《巴黎协定》,跟这场森林大火关系并不大。

政策批评应该立足于问题解决的现实层面。以澳洲森林火灾应对问题大谈减排重要,环保政治明显越界了。减排政策既难以避免这次火灾,也难以避免今后几百年间的其他森林火灾,更不用说当下的灭火、善后、检讨高温炎热气候下的森林防护政策。

把减排问题牵扯进来唯一站得住脚的理由是:减排可以延缓全球变暖趋势。但是,这需要全球一致的行动步调,并不是澳大利亚的政策所能决定的。迄今为止,IPCC反复强调、大声疾呼的全球一致行动更像是纸上谈兵的乌托邦。

和所有失败的乌托邦一样,全球减排的推进缓慢可以归咎于各国的“自私自利”、“利益集团”的干扰等等道德因素,但是换一个方向考虑,更应该检讨的是全球减排本身的可操作性。人类历史上无数经验证明,以自我牺牲的崇高觉悟为成功前提的政策大多属于浪漫的空想,强制推行只会造成压迫的痛苦,而不是成功。

如果195个主权国家、70亿人口能够有效协调、统一采取行动,那么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哪里还有战争、饥荒和犯罪?然而,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人和机构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源去指挥全人类一致行动。如此庞大的集体行动力从不存在,也不可想象。毕竟人类社会是复杂、多元的,而不是蚁穴蜂巢。

而且这样庞大尺度的政策,后果也是大得惊人并且难以预料的。如果按照环保主义者主张的停止煤矿开采,富裕的澳大利亚或许还能承担相应的损失。但是,他们是否考虑过,全球失去了出口总量三分之一煤炭后,对其他国家而言将会是什么灾难性的后果?为崇高的减排梦想埋单的,不仅是澳大利亚失业煤矿工人,还有为煤炭价格大幅上涨的资源进口国国民。在指责煤炭产业维护自身利益自私自利之前,是否应该先审视一下自己的立场?环保主义者自我牺牲当然是真诚的,但是这种真诚并没有赋予他们更高的道德属性和强迫他人的权利。“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是崇高,“我入地狱,你们也得入地狱”则是道德绑架。何况现实后果更可能是,“我”只是多付电费而“你们”入地狱呢?

将化石能源强行排除出市场的连锁反应,并不可控。比如拥有1.7亿人口、全球贫困人口最多的尼日利亚,如果失去石油收入将会陷入何种境地?

热诚的环保主义者说得太多,任何看上去与全球变暖有关的场合都可以看到环保主义者充满道德优越感的身影,但是他们真的理解全球变暖应对政策制定的依据吗?他们是否真的理解减排方案的实际作用呢?他们有没有考虑过政策的后果呢?

他们急于借题发挥时甚至罔顾事实,比如2019年的亚马逊森林火灾就和气候因素没有什么关系。巴西国家太空研究所(INPE)研究人员指出,亚马逊雨林2019年的气候并无异常,只是降雨量略微偏低了。INPE认为政府开发雨林导致了火灾比往年增加了八成,但是NASA的分析结论是接近过去15年的平均值。可是,NASA的数据很少被引用,倒是NASA清晰的卫星照片经常被环保主义者用来证明火灾严重性。

这次澳大利亚森林火灾成为指责莫里森政府的减排政策不力的理由,却显示出了很多环保主义者对减排方案效果的无知。森林火灾有时和气候有关,有时另有原因,但是都难以用来证明减排的有效性。如果真如IPCC所言,现在停排在几百年内都不能减少二氧化碳的大气含量,那么明年全球的森林火灾也不会和减排有什么关系。

关于森林火灾,政策讨论应该是如何更好地防止人为破坏、合理防火、有效管理等等现实问题。这些环保领域现实话题远没有全球减排那么激动人心,而且需要专业知识,但是确实是有现实意义的。

至于应对全球变暖,与其在乌托邦式的宏伟理想中自我陶醉、自我满足、自我赋义,还不如面对现实地寻找更可行的方案。

(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关不羽


来源:内容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风险提示:搜链信息所载文章、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公司任何观点。
发布者:一图资讯,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邮件tousu@searchain.net,欢迎举报。本文链接:https://www.searchain.net/world/30441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6-9654-3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016459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