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搜链信息首页
  2. 军事

政委一个窝心脚踹倒小舅子,连家里的母老虎都不怕了,实乃大丈夫

文字链广告位 QQ 80164590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一个秋天的下午,两点的日头正旺,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一个十八九岁的小羊倌正在一片山坡前的开阔地上放羊。在他右后方不远处小高地的树丛中,另一个身着白T恤黑裤白球鞋年纪稍大点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一个秋天的下午,两点的日头正旺,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一个十八九岁的小羊倌正在一片山坡前的开阔地上放羊。在他右后方不远处小高地的树丛中,另一个身着白T恤黑裤白球鞋年纪稍大点的羊倌躺在草地上,一顶破草帽盖在脸上,嘴里叼着根草杆,翘着二郎腿,惬意的晒着太阳。

那个躺着的正是我,解放军某部步兵某连中尉连长。放羊的是我的通信员,列兵黄三德。

我躺着草地上使劲回忆,这块小高地咋没人呢?我记得是高射机枪阵地呀,机枪连的人呢?都去哪了。不过之前的沙盘推演,我都躲在后排看小说,我实在记不起来各个分队的进攻出发位置都在哪了。太阳晒得我昏昏欲睡,我就想先特么睡一觉。

突然间,我身边响起爆炸声,我“嗖”的跳了起来,“敌袭,敌袭!救驾,救驾!”

我正准备把黄三德叫过来保护他的连长,第二声爆炸声又响起了。

还好我机敏过人,马上明白过来这块在训练期间被我长期用来睡觉的小高地空无一人的原因了,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特么,我脚下是炸点!该死的。”要是把黄三德叫来,让他看见他的连长大人这幅惊慌失措的狼狈样,以后我不用混了。

注:炸点,即部队在演习中为凸显实战效果,在预先地点埋设炸药,在演习的过程中引爆。

不过我没时间再骂娘了,高地上的爆炸声正此起彼伏。为了模拟实战效果,这块高地被事先设置了炸药,此时它们正欢快的爆炸。而我蹲在地上抱着头正瑟瑟发抖,既不敢趴下也不敢站着。鬼晓得工兵营那帮家伙都把炸药设置在什么地方,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蹲着抱着头尽量缩小面积并祈祷我的脚下没有炸药。

“居然没有人通知我,这帮不负责任的家伙!”我愤怒的想着,全然忘掉我从没好好参加过一次沙盘推演,不是打瞌睡就是看小说。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以致于我离开部队后我还是不知道在炸点放置的炸药到底有多少当量,有多大威力。似乎向别人请教这个问题会暴露我的糗事,“幸好这边只有我一个人。三德子?哦,他不算。”这是我当时最后一个念头。

是的,这居然是堂堂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尉连长——我,参加的第一次演习。

对手是我们部队自己组建的蓝军连——步兵10连。连长张麻皮,安徽人,我的狐朋狗友之一,黑黑瘦瘦,向来其貌不扬,也不甚得首长们欢心。可是突然之间他时来运转,成了无数人眼红的蓝军连长。蓝军连长,既出风头又容易提拔,多少人盯着呢。不过新来的一号是他老乡,蓝军连这个任务就这样落到他头上。

10连虽说只是一个步兵连,但他的老乡,一号着实有点偏心,炮兵、工兵、防化、侦察、反坦克等部分队都有人马配属给他们,实力那是相当的强大。在之前的演习中,虽然大家都想活捉张麻皮,发泄一下对一号安排的不满。但作为进攻方的红军,几个上阵的营都接连败下阵来。现在轮到我们这支号称最精锐的营队登场了。

不巧的是,营长大人刚刚高升,去集团军当作训处副处长去了。现在就一个教导员当家作主,这哥们是文艺兵出身,也就是文工团的干活,跳舞的,跳着跳着就提了干,一直在宣传口子工作。政委,也就是他姐夫,为了让他积累点基层经验,就跑我们营里来镀金了。

大战前夜,教导员同志主持了最后一次作战会议。

“弟兄们,我今天一天都在研究分析这次演习。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以往的演习都是连进攻,一个连打一个连。这次演习却是一个营打一个连。可虽然是一个营对一个连的坚固阵地进攻,但前面几个营都失败了,根本原因在于10连表面是一个连,实际得到的加强太多,前面的营都是因为兵力不足最后被导演部判定为失败。”

教导员发了一圈烟,继续慷慨激昂指点江山:“10连得到了炮兵团152营的火力支援,而每个进攻的营都只有营属迫击炮,我注意到兄弟部队都在破障开辟通路环节遭到152加农炮的火力覆盖,毫无还手之力,损失了大量的兵力。如果我们在这个环节能把兵力节省下来,在后面对蓝军阵地实施冲击时,我们还是能保持三比一的优势,这样拿下演习就很有希望了。所以我今天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们不搞个火牛阵,让牛替我们去破障开辟通路,节省下来兵力然后直接冲击呢。这个主意怎么样,大家也谈谈嘛。”

这主意真不怎么样,这是演习,不是玩游戏。我瞄了一眼这个草包,眼角的余光发现同僚们和我想法是一致的。

不过按照惯例,教导员把目光投向了和他同时从机关到营里报到的我。

而我从不辜负领导期望,也按照惯例第一个站起来:“高,高,高,实在是高!教导员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一眼看出战局的关键,这着出奇制胜,必能打张麻皮一个出其不意。我举双手赞成。一个稀稀拉拉的J连现在居然成了主力,开国际玩笑,一定要弄死他。”

我环顾四周,看了眼我的同僚们。他们一个个低着头,死死的盯着地面,似乎这样就能找出教导员昨晚偷吃老乡家老母鸡的证据。

我没有再看他们,我明白着呢,拍教导员马屁就是拍政委马屁,我可通兵法,这叫“间接战略”,我懂的很呢。一群朽木!

我转过头,换上一副笑脸,看着教导员大人。

教导员大人看着其他几个朽木都不说话,眼神明显黯淡了一下,但看到我灿烂的笑容后又神采飞扬起来。

“好,王连长,我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也只有你才能领会我的意图。你就负责找几头牛来,布下火牛阵。你安心执行任务,明天演习连队交给副连长指挥,打胜仗,你就是头功。”

“坚决完成任务!”我立正敬礼。眼角的余光看见朽木们一个个乐不可支,正强忍着不笑出声。

“一群没义气的家伙。”我低声咒骂着。

第二天一早我一路小跑进教导员的帐篷,“教导员,大事不好,我们昨天忘了,都二十一世纪了,现在老乡家哪有牛啊,这下糟了。”这可是我苦思冥想一晚上想出来的借口。

没想到被他轻松破解,“没有牛用羊啊,村长家就养了一群,你到时把羊赶上去,你跟上把那些铁丝网、三角锥推倒就行,反正都是模拟的假货,轻的很,一推就倒。”

“我咋没想到呢,唉,难怪我一起跟你从机关下来,你提拔我平调,难怪难怪。”我虽然满心失望,但还是不失时机拍了一下。

在村长家睡了个回笼觉,蹭了顿午饭后,我带上我的通信员黄三德赶上羊群就上路了。

没想到羊群这么好赶,让它们顺着路自己就会走,走偏了拿竹竿拨一下就会归位。我真是个天才,什么事情都一学就会。我实在克制不住自己自得的心情,仰天“哈哈哈”大笑三声。三德子居然也没理会我笑什么,闷着头只管自己走。

“这个三德子,连凑趣都不会,这个时候应该问‘连长何故发笑’,你不问,本连长怎么继续发挥!娘的,回去就换了他。”我恨恨地想。

到了地头时间还早,演习两点才开始,我猫着腰溜进我惯常休息的小高地,把黄三德叫过来面授机宜。

“三德子。”

“到。”

“你过来。”

“是。”

“三德子,你待会带着羊群就待在小高地附近,让羊儿自己吃草,不要离你左边的障碍群太近了。然后慢慢靠近。明白不?等到我们这边炮兵火力准备一结束。”我一脸严肃。“你就把羊赶上去,你跟上把那些铁丝网、三角锥推倒就行,反正都是模拟的假货,轻的很,一推就倒。明白没有?”

“是。”

看着立正站得笔直的小羊倌,我表示非常满意,三德子是傻了点,但执行命令毫不含糊,他的新兵班长是谁啊?训练的不错,可惜我忘了是哪个班长带的。

我也不知道身边的爆炸声是什么时候结束的。突然,左前方障碍区一阵激烈的枪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今天是啥日子,又是炸点又是实弹射击,我怎么不知道有实弹射击这回事?我猫着腰定睛望去,哎呦妈呀,三德子,你才是人才。这小子居然弄了串鞭炮绑在羊尾巴上,现在正点着呢,羊群在三德子驱赶下冲进障碍区,只见三德子身先士卒,一把扯掉蛇腹形铁丝网,一脚踢掉三角锥,杀气腾腾甚是威风。这小子,是个狠角色,我小看他了。

我正看的好笑,突然平地一声暴喝,“混蛋!谁想出来的?徐某某你个兔崽子,给我滚过来!”真的是好一声暴喝啊,首长们待的观礼台是我亲自带领人马搭建的,这种在首长面前露脸的活我是绝不会错过的,到演习场各个点的距离我都清楚的很,距离我现在所在的小高地小树林足足800米,这声暴喝仿佛就在我的耳边。到底是首长,中气真足。我暗自赞叹。只可惜,我这通马屁,首长们听不到。

只见政委带着参谋长从观礼台大步流星而下,浑身似乎被火焰包围,杀气腾腾,作训科长亦步亦趋紧跟在后。这边徐教导员屁颠屁颠一路小跑跑到政委跟前,刚想举手敬礼,就被政委一个窝心脚踹倒在地。我看的乐不可支,真男人,连小舅子都敢打,看来政委已经忘掉了被家中母老虎赶出家门,被迫睡在办公室的往事了,实乃大丈夫、真豪杰。我再次赞叹了一声。

在那刹那间,我脑中闪过两个念头:是继续躲在小树林保证自己安全?还是凑近点去看热闹?我在半秒之内做出决定,这种看热闹的机会我这辈子兵可能就这一次,我必须往前靠近。

正当我寻找遮蔽物交替跃进时,政委的注意力已经从徐教导员身上转移到三德子那,“小伙子,你哪个连队的?”

“报告首长,7连的。”

“你们连长呢?”

“报告首长,在那。”

这个卖主求荣的家伙,但时间已经不允许我枪毙叛徒了。我箭步从一个土堆后来钻出来,向政委跑去,脸上努力挤出笑容:这个三德子,等回去就让你下炊事班养猪去。

“哎呦,这不是小王嘛,看你这身打扮,啧啧啧,这顶草帽挺配你的,你也在放羊啊,好,很好。你倒真适合放羊。”政委一脸笑容,和蔼可亲。

凭我对政委的了解,这个笑面虎定是不怀好意,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腿肚子居然还有点发颤。我看了眼一向惯着我的参谋长,希望他能说上一句话。可参谋长仰首看天,似乎对天上的蓝天白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看得津津有味,就当没有我这个人存在。我不由感到一丝绝望。

蓝天白云下,政委的笑容更和蔼了:“部队里可没羊呢,哦,对了,有猪。小王啊,你待会就卸了肩章,去你们指导员那报到。就说我说的,你下班排当兵锻炼三个月,就专门养猪。你不是喜欢动物么,既然你放的羊会破障,那啥时候你养的猪会匍匐前进了,再向我报告。”

本文摘自自传体小说《列兵▪上尉》,如与真实事件有雷同,纯属巧合。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来源:内容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风险提示:搜链信息所载文章、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公司任何观点。
发布者:一图资讯,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邮件tous[email protected],欢迎举报。本文链接:https://www.searchain.net/old/milite/321457.html

联系我们

176-9654-3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