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搜链财经首页
  2. 新闻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与Libra未必直接对决,但都冲击支付机构

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演讲所述内容,间接指出了我国央行数字货币与Libra是大不相同的两个方向,两者未必会直接对决。

近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详细阐述了央行数字货币研发的进展情况和具体设计。并指出,经过五年的研究,央行数字货币已经“呼之欲出”。此前,据腾讯《一线》报道,姚前卸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后,穆长春兼任该职务。因而,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领导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解读,自然引起了区块链领域的广泛关注。

不过互链脉搏注意到,穆长春演讲所述内容,间接指出了我国央行数字货币与Libra是大不相同的两个方向,两者未必会直接对决。反而是银联董事长邵伏军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提出了,对我国支付清算机构未来发展的担忧。

 

中国“一军”与美国“二军”

 

国家特聘专家、北航博导蔡维德教授曾提出:站在国家层面,央行要发行数字法币是一军;而民间公司,例如脸书或者是商业银行像摩根大通这类公司发行的数字货币,则是二军。如果以一军对付二军,并不对等。

在蔡维德看来,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与Libra首要的差别是一军与二军级别上的不同,若将两者作为同级论战是不合适的。除此之外,互链脉搏观察,其实两者不论是发行主体,还是发行目标也都存在着较大的差异。

穆长春介绍,我国央行数字货币是由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主要面向的是中国13亿人口;Libra则是由Facebook直接对接用户,基于的是Facebook的16亿用户。除此之外,两者在落点方面同样存在一定的差异,我国央行数字货币似乎始终立足于国内的市场,注重M0替代,适用于零售场景,进而来实现整体经济效益和社会福利的最大化;Libra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简单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因而它是立足于国际市场,用作跨境支付。

央行数字货币早在2014年便开始研发,此前,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前所长姚前也曾多次提起央行数字货币经由商业银行的双层投放体系,并指出在隐私保护和监管方面,将利用数字货币“前台自愿,后台实名”的特性,通过安全与隐私保护技术来管理相关数据使用权限,实现一定条件下的可追溯,确保大数据分析等监管科技有用武之地。

Libra则是在2018年时开始研发,是直接对接用户的单层体系。基于2018年Facebook用户信息泄露事件,Libra的隐私安全仍受到质疑。同时由于其可能带来的冲击性影响,Libra仍受到各国监管机构的持续关注。不过,Libra较其他稳定币在主体信用、组织架构、币值稳定和生态构建方面都有显著优势,可为欠发达地区提供平等的金融服务,并大幅降低跨境支付成本。

央行数字货币则使央行可更好地管理货币的创造和供给;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支付和清算体系的降本增效;使得央行获得更强的货币体系管控能力。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与Libra未必直接对决,但都冲击支付机构

(制表:互链脉搏)

风险提示:请谨防ICO、变相ICO 等非法集资行为; 搜链财经所发表资讯不代表本公司任何投资暗示。
发布者:巴比特,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邮件tousu@searchain.net,欢迎举报。本文链接:https://www.searchain.net/news/2417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联系我们

176-9654-3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016459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