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搜链信息首页
  2. 军事

军令如山,国之所托:第三次武汉空运,出彩的不仅是运-20

【文/高卓】正如无数人盼望的那样,在再次刷新人们对“中国空军战略投送能力”记忆的武汉大空运(为与1月24日、2月2日的两次区别,下文称之为第三次武汉空运)中,运-20不仅首次参加了这场非战争军事行动,更是以6架

【文/高卓】

正如无数人盼望的那样,在再次刷新人们对“中国空军战略投送能力”记忆的武汉大空运(为与1月24日、2月2日的两次区别,下文称之为第三次武汉空运)中,运-20不仅首次参加了这场非战争军事行动,更是以6架的规模——在人民空军此次出动的11架运输机中占了多半——牢牢占据C位。

▲看到这张图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军令如山,国之所托”

来自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的“运-20第一团”,当仁不让地派出4架运-20:其中05号、09号机前往重庆江北机场,08号、10号机前往成都双流机场。同属该师的另一航空兵团则出动2架运-9中型运输机,其中前往西宁曹家堡机场的一架缺乏图像资料,前往张家口宁远机场的是此次武汉空运中最后一架抵达的22号机。

▲驻扎四川的“运-20第一团”,在深夜就抵达重庆和成都两地展开装载

▲虽说服役以来没少露面,南海战训、出国比武的成绩也不少,但在两位“大哥”的映衬下,同样参与第三次武汉空运的运-9几乎被报道遗忘了……

而空军第二支运-20部队——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在出动地处中原腹地的2架运-20(01、02号机)前往天津滨海机场的同时,也再次出动了麾下“伊尔第一团”的3架伊尔-76作为补充,它们分别前往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01号、07号机)和沈阳桃仙机场(11号机)。

▲40年前,这个团接装了首批2架运-8基本型;40年后,这个团又将列装部队不到半年的2架运-20投入到抗疫一线

▲3架伊尔-76均参加过2月2日的第二次武汉空运,其中07号和11号机还曾在首次武汉空运中,分别奔赴上海和重庆,装运海军军医大学和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驰援

在这次大空运中,继2016年服役报道中的“惊鸿一瞥”之后,运-20再次展示了其相比伊尔-76更加精细现代的货舱内布局,同时为了任务还加装了额外的座椅。另外,运-20尾部的装卸台和跳板部分也首次公开,其设计借鉴了成熟可靠的伊尔-76,特别是跳板布局和收纳方式与伊尔-76完全相同;但由于货舱更宽,因而运-20的装卸台也宽一些,使得末端用于安装跳板的支撑架数量增加了一对,达到14对。

▲注意跳板表面增加了黑色的防滑条,使得人员上下机更加稳当,甚至可以站在跳板上转运物资(下图);绿色的舱门内侧部分也与伊尔-76红色的舱门内侧部分区别明显

▲伊尔-76此次也展示了当跳板按照机械化方案时(外侧窄跳板内侧宽跳板),随装卸台一起自动收起的效果,最终跳板端部卡进密封舱门(图中正在向下关闭)上的限动器实现固定。估计运-20装卸台跳板的机械化方案也是如此完成自动收起的

除了这些细节之外,正如很多朋友想到的那样,由运-20唱主角的这场成体系、大规模的空运,从直接观感上就堪称带给无数观众的一针“强心剂”。随着11架运输机在地面进行简单检查后陆续再次起飞,回到驻地场站,围绕这场大空运反映了人民空军战略空运力量的规模如何、实力如何的讨论也开始了。

▲其实无需刻意去找全景,随便一截就能看到好几架运-20的这种感觉,它不香么?

对于平时关注人民空军新机换装的军迷来说,空军第二支运-20部队接收新机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而屡屡出现在网上的那些卫星图片中,西飞停机坪上已经完成总装的多架运-20,虽然并不是说交付就交付的,但总归都会刷上军徽机号成为人民空军的一份子。空军大型运输机的规模增长,长远看当然是乐观的。

▲当运-20的第一支部队装备数量已达两位数了,当第二支部队都能拉出来打仗了,这个“武汉之春”,终归有让人宽慰的地方

已经有细心的朋友发现,第三次武汉空运中,机群的着陆间隔相比上一次又缩短了不少。考虑到机群中有两架无论体型、速度还是尾流特点、着陆特性等方面,相比运-20和伊尔-76都区别明显的运-9(它们也被安排在最后着陆),这对部队的调度能力和塔台指挥水平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从四个场站起飞的三型11架运输机,飞到七个机场装运人员物资,再统一飞往武汉,从第1架飞机着陆到第11架飞机着陆用时30分钟。考虑到这些四发飞机的涡流均很强,使得前后间隔不能太近,这个与一线机场民航机高峰时间段不相上下的间隔,相当值得肯定

在空军航空兵部队,领导干部在大项任务中身先士卒、第一个驾机起飞,是非常常见的情况,这次战疫也不例外。纵观这三次武汉空运的报道,包括两个航空兵师的师长在内,大量师、团两级首长都参与到了飞行任务当中。而在他们背后,还有着那些指挥着一次次跨昼夜起降的,保障每一架飞机绝对安全、绝对可靠的幕后英雄。

▲虽然每次空运时的航程还远没有达到这些运输机的最大航程,在其他机场装运人员物资、以及在武汉卸下人员物资时的耗时也不长,但随机机务人员仍需进行必要检查

尽管此次运输毕竟是和平时期在境内机场进行的,很多细节上(如无需采用对抗防空火力的大幅度机动、大上升率/下降率起降以缩短暴露时间等措施)肯定不能完全与战场环境对标,诸如护航歼击机/伴随电子战飞机等实战要素更是无需在这时候体现;但这次全面调动空军两个军用运输机师新锐主力的大范围行动,在军事斗争压力不断增加的今天,仍然是我军战略空运力量值得总结经验的一次实战。

至于这次空运体现出的种种能力,在那些对手看来究竟是“为了抗疫倾尽全力”还是“为了备战仍有保留”,就让他们为这个问题头疼去吧。对于我们来说,第三次武汉空运既是人民军队一次提气又踏实的增援行动,但它的出动规模、涉及范围和紧迫性,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打赢这场抗疫持久战,仍非一朝一夕之功。

随着确诊标准的改变,湖北疫区确诊病例的数量近期又会有较大规模的上升。而与这件大事儿几乎同步的走马换将与调兵遣将,都可以理解为在战疫新态势、新要求下的必然举措。正如前两次武汉空运都代表着战疫进入了一个新阶段那样,通过第三次武汉空运和高铁等方式,驰援湖北的这一批2600多名我军医疗工作者,又将率先投入与狡猾的新冠病毒战斗的第一线。

▲急需入院收治患者数量的大幅增加,导致一线需要更多的医护人员,客观上也使得伊尔-76在武汉空运中,首次架设了装载额外80名医护人员的“二楼”

还是那句话,当我们把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之后,仍然要从自己做起,继续打好每个人每一天的战疫。而对于大家的每日生活来说,2020年2月13日带给我们的最大变化是:以后无论是看电视还是刷手机用电脑,在关于抗疫的种种宣传报道中(包括层出不穷的各种抗疫歌曲MV),当画面里出现我军军机的形象时,终于将不再是清一色的伊尔-76了。

▲无论什么情况发生,他们永远是祖国的钢铁长城!


来源:内容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风险提示:搜链信息所载文章、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公司任何观点。
发布者:一图资讯,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邮件tousu@searchain.net,欢迎举报。本文链接:https://www.searchain.net/milite/3187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76-9654-3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0164590@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