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搜链信息首页
  2. 区块链
  3. 区块链观点

ALLIVE 刘琦开:我不是要革掉谁的命,而是让医疗健康机构的效率极致发挥

文字链广告位 QQ 80164590

8 月 18 日,由 ICONIZ 标准资本和浮点资本共同主办的第二届 BlockInvest 区块链峰会在香港召开。峰会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区块链企业首席执行官、企业家、风险投资家、投资者、进行区块链讨论。

会议期间,由标准资本孵化的医疗健康公链项目 ALLIVE (大健康生态智能区块链网络)宣布与本体(Ontology)达成合作。

ALLIVE 刘琦开:我不是要革掉谁的命,而是让医疗健康机构的效率极致发挥

刘琦开在会议中表示:ALLIVE 的出发点是能够串联服务链,让每一个参与方都能获利,区块链是实现的途径和手段。我一直想找一个适当的机制来投资做大健康行业,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之所以离职创业,是非常认同区块链的底层价值主张,自己带团队做一个。

链闻也了解到了 ALLIVE 的理念、商业模式及应用。ALLIVE 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大健康生态智能区块链网络。它通过 Olife、Olivia、Oleaf 三个模块为用户定制一个在区块链上不断自我完善的人物健康信息综合画像、提供一个全科人工智能医生、打通一套完整的医疗健康服务体系。

在 ALLIVE 生态网络中,用户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的健康数据,通过人工智能医生进行健康管理,进而满足其在医疗健康方面的全流程需求,真正做到医疗资源供给侧与需求侧的点对点精准对接,形成一个去中心化的、不可篡改的大健康生态智能区块链网络。

就像互联网十年,区块链在经过十年的积累之后,也即将产生质的突破。区块链带来的共识世界,和 token 带来的激励机制将颠覆大部分传统产业,大金融和大健康将是能够爆发价值的领域。区块链技术链接大健康五大领域:医疗服务、健康管理服务、健康消费、健康金融、医药和医疗技术研发。

刘琦开认为,区块链的公开透明、不可篡改将会让医疗健康行业焕发新的生机,困扰传统医疗健康行业的数据确权难题、隐私保护难题,都有望通过区块链技术得以解决,而基于区块链的激励机制,ALLIVE 有望构建一个大健康生态智能区块链网络,将整个行业内的医疗健康机构以及千千万万的用户汇聚起来,发挥更多的作用。

为了深度了解区块链+大健康的无限可能,当天,链闻 ChainNews 对 ALLIVE CEO 刘琦开进行了专访:

ALLIVE 刘琦开:我不是要革掉谁的命,而是让医疗健康机构的效率极致发挥ALLIVE CEO 刘琦开

作为前复星集团总裁助理、复星健康控股集团副总裁 & 复星同浩资本总裁,刘琦开参与投资了几十家科技和医疗创业企业,担任多家创业公司董事,在高科技和医疗健康领域有着 15 年以上的创业和投资运营经验,拥有多样的资本市场资源和丰富的医疗产业资源,对于医疗健康行业有着深刻的洞察力和超前的预见力。

Q = 链闻 ChainNews
A = 刘琦开,ALLIVE CEO

Q:您为什么要做 ALLIVE 这个项目,这个项目解决了什么行业痛点和问题?

A:ALLIVE 的成立有两个出发点,第一个是现有的医疗体系里面大家都是各自为政、相对孤立的,并且存在一部分不透明和混乱的状态。疾病关系到一个人的状态,一个人一旦病了,其他的就无从谈起了,所以 ALLIVE 首先想到的是对于疾病管理治疗的直达性,也就是说,当一个人生病了,他首先想去了解「我生了什么病?」「现状是什么?」「其他生了这个病的人是什么情况?」「该找谁去治疗?怎么治?」

ALLIVE 觉得病患首先有解决困惑的需求,其次才是精准匹配的需求,就是找谁治,怎么治,流程是什么?当然这个过程就涉及从问诊到治疗再到支付等很多问题,第一就是要解决生病能治、正确治、有效治、省钱治,治病的过程病患觉得是基础的保障。但这不是 ALLIVE 的基础出发点,ALLIVE 是希望大家去理解疾病,理解健康。

往前看,假如说我是今天得病的,那能不能往前推一年两年三年,哪些事能让我避免得病,让我更健康,就是我们说的疾病的预防,我希望 ALLIVE 体系里能包含:让大家意识到健康的重要性,更早的正确的健康体验,并且执行健康管理的提案。我们这个团队真实的希望大家不要得病、少得病,这是我的两个出发点。

小结就是:当你真的得病的时候,能真的意识到、找到解决方案,能高效且合理的治疗它。不要花冤枉钱。第二是做更多提前准备去预防它,包括知识的了解,方案的获取和执行。是从治疗到预防的一整套体系,这样一套体系实际上涉及面很广,怎么办?传统的办法是,社会上各自的点做各自擅长的,但各自擅长的机构各自数据是孤立的,大家都不愿意把自己的经验和数据拿出来,我为什么要把我辛辛苦苦得来的数据给你呢?这个机制非常难建立,如何建立这个机制,如何让大家互相信任,是困扰了我很多年的一件事情。

Q:那 ALLIVE 的依靠怎样的团队构成来解决这个难题?

A:我在 15 年的时候开始投资区块链,因为我觉得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技术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区块链技术的成熟需要时间,市场认可也需要时间。当前市场认可一部分是因为大家认可它的金融属性,奔着它的金融属性去,但产业领域还不够。从 2009 年到 2018 年,已经十年,我觉得到了区块链技术和产业结合的关键时间点。基于这个逻辑,我们找到一个团队去做这件事,因为有区块链的投资经历,认识了这个圈子做技术大咖,包括我在内,ALLIVE 有五个合伙人,在区块链团队里面这是很少见的。

ALLIVE 的五个合伙人在各自领域都是一把好手,比如说 CTO,他是 Alcatel-Lucent 朗讯的副总裁,每年数亿美金的研发经费,他是很认可这件事情的,他是为了理想来参与这件事的,因为目前从 ALLIVE 这个体系能得到的利益是远不如他原来体制得到的利益多。第二个是 ALLIVE 的首席工程师,是诺基亚南京研发中心的总经理,一直做分布式数据,这是既传统又核心的能力,两个基础的技术保障,第三,ALLIVE 的首席医学官是协和的医学博士,是医学世家,他、他太太、父亲都是医学专家大学教授,是整个体系内非常优秀的心内科的医生,对 ALLIVE 团队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同时我们还有一支运营落地的团队,这样一个团队,每个版块都有一个 direct,都是行业内做过大事、花过大钱、带过团队的人。基于医疗这个行业的难度,ALLIVE 需要把医疗、健康管理、健康消费、健康支付再到医学研究串起来,我们有一个执行力很强的团队来保障体系良性运转。

Q:医疗健康这个产业是庞然大物,ALLIVE 的想法会不会太理想化?

A:方向没问题,但医疗健康这个事确实很难,所以基于什么样的愿景和出发点很重要。哪个可能最不赚钱,但哪个又最被需要,ALLIVE 就先做那个最基础的,把它做好,其他赚钱的细分领域,有比较垂直的项目,我们拉伙伴来一起做,之后 ALLIVE 做什么呢?健康教育,健康的饮食管理、血压管理、血糖管理,这些事最难做,最不赚钱,最被需要,所以我们自己团队去把它实现,在这个之外的一些垂直细分领域的不管是医疗机构还是诊所,还是其他类似的消费,全部由 ALLIVE 的伙伴来施实。

每一个领域的伙伴就相当于是 ALLIVE 的 DAPP,这个体系里大家都知道谁贡献什么了,谁贡献的大谁得到的回报就多,就形成了一个真正的大健康生态体系。原来传统社会上是中心化的,我有一个亿几十个亿,一个企业去投资去控股其他企业的模式,这个中心最后如果做成,他就能获得超额的回报,但这个中心的难点在于戏份太多,把每个中心控制住是很难的,就算控制之后,激励机制的局限使得人性的弱点暴露出来,会使得成员也会慢慢失去激情和活力。

通过区块链的形式,每个体系是每个体系小的提供方,我们共享用户,每个体系有属于自己的中心,都能实现自我驱动,使得每个体系都主动服务好用户,这样的话就把整个体系串起来。

Q:是想做一条医疗健康的公链么?是想要革谁的命呢?

A:ALLIVE 不存在革谁的命,虽然区块链说去中心化、去中介,但是能产生价值的中介是有存在价值的,ALLIVE 的核心不是要革掉谁的命,而是通过新的利益机制把每一个领域的效率发挥到极致。共享发展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说一个中心能够被革掉,就是它本身没必要存在,比如让 C 端用户去和美国的医院联系,他需要大量的了解美国的医疗体制、保险体制、医院体制,这中间有非常大的隔阂,但如果有一个中间服务者,把整个体系链起来帮你做前期的准备,比如美国有大量的治疗方案可以获得当地优惠,可以获得当地保险支持,作为 C 端用户不了解这个信息,这样的中间机构是很有价值的。

这个价值怎么去评估?有些人利用这个价值漫天要价,有些人会公开这个价值,变成市场行为。ALLIVE 不是要革掉谁的命,而是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对用户来说,得到最大的价值,每个中心在原来的基础上更好的激励用户,更多的专注于提供本身的服务。

Q:能不能更通俗一点解释解决的痛点和目标用户?

A:在医疗健康领域,如果直接解决一个痛点,那就会落入某个垂直细分领域的 DAPP 里,如果 ALLIVE 不把服务架于公链上面,用户就是死循环,得到的只是一部分,很难做全画像的健康管理体系,很难把一种数据拿到另外的体系去用,比如我今天运动了,只要我运动一次,疾病爆发的可能就会下降,只要坚持锻炼就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疾病的爆发率,这可以降低你的接下来的健康保险费用,但如果只在一个领域获取用户,每一个领域都是相对孤立的,就很难体现数据共享的价值。

所以去解决一个问题是 ALLIVE 的每个 DAPP 应该去做的事情,我们的核心是要帮助这些 DAPP 上链,给它赋能。ALLIVE 有三个产品 Olife、Olivia、Oleaf,ALLIVE 要通过这三个产品来盈利:基于区块链体系,ALLIVE 这三个产品和大家数据共享,所以我们不是解决单个痛点,而是串联后让每一个数据都有价值且可流通。

对于用户数据确权有几要点,一是所有平台数据的统一,用户可以在不同的 DAPP 上都留下数据,就个人来说,依靠用户 ID 就能把数据形成整体画像,有了整体,有了确权,用户可以更好地管理健康,第二,基于整体,数据的价值才能体现,数据资产是可流通的,但是局部的数据资产是低效的,是很难被需要的,那资产就无交易,无交易价值就很小。

Q:讲一下 Olife、Olivia、Oleaf 这三个产品都是什么,这三个产品的关系?

A:第一个产品是 Olife,是一个人的全画像,Olife 将用户在不同平台的数据统一起来,做成基础的个人首页画像,比如说运动的、饮食的、看血压的、挂号的,它们都在一个链上,Olife 就可以让你更了解你自己,让你的医生更了解你,这个产品的每个用户 id 和钱包是捆绑的。

第二个是 Olivia,全科医生,全科医生分几个阶段:智能问答,你对大健康、对疾病等的所有问题 Olivia 都能给你回答,这是我们基于医学研究做出来的,比如一个糖尿病患者,到了香港,香港有很多当地的美味小吃,他自己也不太了解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就会通过智能医疗来判断,可以帮助用户自我诊断,帮助用户理解自己,能帮助机构去做分和导,这对所有互联网医疗和大健康都很有帮助。

第三个 Oleaf 做了一个全流程健康量化管理模型,因为 ALLIVE 团队里学数学的比较多,我们做了很多量化模型,这个模型可以让所有的 App 更好的去帮助去管理用户,服务用户。

这三个产品互相存在、互相循环,比如说我是你的智能全科医生 Olivia,我肯定会去读你的 Olife 数据,读了才能去判断你的身体状况,比如说你肚子疼,这是一个现象,那现象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就会按照询证医学逻辑去和你交互,去了解前因后果;如果我有你的身体数据,我就会进行判断,不会瞎问,问的专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如果自我管理已经有结构化的数据,就对判断有帮助,所以说这三个产品是相对独立又循环的。

Q:在目前 ALLIVE 产品平台上的 token 是什么?token 的经济模型是什么?ALLIVE 怎么让它运转起来?

A:项目初期 ALLIVE 在以太坊上发行了 ERC20 通证;主网上线后,将 1:1 映射成为 ALV。基于大逻辑框架,ALLIVE 希望和社区一起开发细节逻辑,达成共识,ALLIVE 的 token 总量为 60 亿个,永不增发,希望全球每个人都有一个 token 去搭建自己的健康管理体系,ALLIVE 的 token 叫做「原生通证」,在交易平台上流通,链上的每一个 DAPP ,可以设计自己的 token,我们叫做「衍生通证」,和 ALV 存在兑换关系,「衍生通证」这类设计就可以完全不影响 DAPP 现有用户的使用习惯,但可以和原生通证兑换,如果不愿意兑换,也可以直接和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进行兑换。

风险提示:搜链信息所载文章、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公司任何观点。
发布者:chainnews,如有侵权或者违规,请邮件[email protected],欢迎举报。本文链接:https://www.searchain.net/blockchain/viewpoint/160816.html

联系我们

176-9654-3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